九月 2020
周日 周一 周二 周三 周四 周五 周六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Recent Trackbacks

無料ブログはココログ

« 2006年4月 | Main | 2006年6月 »

2006年5月

05/28/2006

第13-14課

记  者:些什么好吗?
老先生:小伙子, 忘了吧?
       最正宗的咸水鸭就出在南京啊!
记  者:对, 对, 我忘了。 最后来呢?
老先生:最后来去无锡、 苏州, 游太湖、梅园、寒山寺。
       老太太, 我们还吃了什么, 我想不起来了。
夫  人:看你这记性。 还吃了
       无锡排骨、 苏州的豆腐干儿。
       老头子的, 一到吃饭时间就问导游,
       今天吃什么呀?
老先生:好儿, 好儿, 你说了。    

记  者:没什么不满意的了吧。
老先生:确实这次玩儿得非常满意,
       可是还是有两条。
记  者:哪两条啊, 说说看。
老先生:这第一, 景点安排得太多, 晚上回到酒店,
       这儿也酸, 哪说疼的。
记  者:还有呢
夫  人:还有就是购物活动还是多了,
       一天起码进一家商店,
       太耽误时间了, 你说是吧?
记  者:您说的有道理, 我帮你们反映反映, 好吗?
夫  人:好啊! 那真要谢谢

05/21/2006

第11-12課

记  者:老年人恐怕也有不好带的地方吧。
    徐:当然啦, 老年人身体不好,
       一定要注意他们的人身安全,
       所以一般的急用药我们都带在身边。
记  者:旅游团里发生过什么分歧吗?
    徐:也有。 有人希望观光点越多越好,
       可也有的老人希望观光活少一点儿,
       自由休闲时间多一点儿,
       为这少不了有分歧。
       你看, 那边儿的老两口是我们团的,
       你不妨听听他们的说法。

记  者:老人家, 累了吧?我是来采访的记者,
       不影响你们休息吧?
老先生:哪里话, 出来快一星期了,
       到处听的都是江浙方言,
       有你这个讲北京话的老乡一块儿侃大山,
       高兴还来不及呢。

记  者:这次旅游, 您都玩儿什么地方了?
老先生:你看啊, 你们是先在镇江下的火车,
       吃了有名的蟹黄小笼包,
       然后过长江游了扬州瘦西湖。
       从扬州又了南京。    

05/17/2006

願書

今日、入学願書を送付した。

結局、清華大学へ願書を出す事になった。北京大学は既に募集を閉め切っているため、第二志望の清華大学に。清華大学の付属には娘の小学校のときの同級生の子が通っているし、今上海にいる私の知っている方も、中国語コースを卒業している。さらに仕事の関係先の中国の方が、清華大学の関係者を知っているとの事で、清華に決めました。

まぁ、入学試験がないからまず大丈夫でしょう。あとは、これからどういう勉強をするか・・・。ちょっとまじめに考えないと。

05/14/2006

題名変更

これまで、中国語のおべんきょうだけの「博客」でしたが、今般中国に語学留学することになりましたので、標題をあらためました。 9月から半年間の予定ですが、これから起こるいろんな事を「博客」に書き記していこうと思っています。

果たしてどうなりますか。

第9-10課

记者S顺利完成了在上海的工作,又搭上由上海返回北京的列车。
在车上他碰见在旅行社工作的小徐。
记者:欸, 是徐志洪吧?
  徐:欸, 是你啊。 好久不见了。 啊!
记者:是啊, 你怎么也在这儿?
  徐:我是带团来的。 我回北京, 你呢?
记者:我也是回北京。 小徐你最近怎么样?
     业务很忙吗?
  徐:最近不太忙。
     现在黄金周刚过, 是淡季
     眼下的客人都是 “有闲" 阶层。
记者:什么叫 “有闲” 阶层?
  徐:就是指退休后的老人们。
     虽然经济上不如 “白领们” 富有,
     但 (是)他们时间上比较富裕。
记者:那么说, 你这次带的团老人比较多了?
  徐:我们就是个老年团,
     有25个团员, 年龄最大的72岁,
     最小的也有54岁了。
记者:老年团好带吗?
  徐:怎么说呢, 比起年轻人,
     比较服从管理, 从这方面看, 老年团好带。

05/08/2006

第7-8課

记者:最近那部叫《手机》的电影, 你一定看了吧。
刘莎:看了, 看的是光盘。 挺好笑的。
     里面还有句台词, 说 “再这样下去,
     你们手里拿的就不是手机, 是手雷。”
记者:是啊, 你们同事里就没有这样的人吗?
刘莎:我们用手机除了通信以外。
     最多订制接收一些彩信消息。
     互相传一些笑话段子, 开开心。
     像葛优演的严守一那样的人
     还真没见过。
记者:以后还会接着换新手机吗?
刘莎:那还用说。
记者:说说你会选什么样的新手机。
刘莎:看朝流啊, 我还听说, 最新手机可以下载
     存放两部故事片, 真那样,
     在火车上不就有事干了吗?
记者:说实话, 就是像我们这样的这样的专业记者,
     我也说不清以后的手机到底什么样子。
     时候不早了, 我们先去餐车打发肚子吧。
刘莎:太好了, 我早饿了。

05/01/2006

第5-6課

记者:你这部手机很贵吗?
刘莎:可不吗, 整整3,000块, 心疼死我了。
记者:每个月的话费也不少吧?
刘莎:是啊, 刚开始每月200出点头, 吓我一大跳
记者:你是哪个大学毕业的?
     现在在公司做什么工作?
刘莎:我本科在中央美术学院。
     刚开始做, 搞设计
记者:现在这家公司怎么样? 收入高吗?
刘莎:收入一般, 上了三险, 还能发3,000多一点。
     在我同学里算不高不低吧。

记者:做生意的, 需要那个派头
     手机越贵越显示身分
     我很想知道像你这样的年轻女孩子
     手机到底意味着什么?
刘莎:要我说, 是时尚, 就像
服装、 皮包化妆品一样。
记者:流行的功能都要有。
刘莎:是的。
记者:那你们怎么把握这种潮流呢?
刘莎:
要不就是通过媒体
          要不就是同事朋友
互相推荐
          总之, 我们总是很快就能知道。

« 2006年4月 | Main | 2006年6月 »